作为首家上市的民营广告公司,近年来,龙韵股份在主业上节节败退。一方面,不仅因为传统电视台相关业务的萎缩;另一方面更是由于公司自身频繁的收购与贱卖。以行业格局和公司目前种种举动来看,龙韵股份的未来何以破茧重生?

《投资者网》王柱力

在上交所的问询下,上海龙韵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韵股份\" 603729.SH)取消了约1.7亿的收购计划。而此前,该公司已经进行了多次收购、减值、贱卖,在这背后是龙韵股份主营业务不振,毛利率下滑严重的困局。

遭遇问询 收购搁浅

1月13日,龙韵传媒发布了关于终止收购资产的公告。今年年初的1月4号,该公司发布了收购辰月科技的议案,但是仅两日后,龙韵股份就接到了上交所一纸问询函。

此前龙韵股份拟出资约1.7亿元收购娄底和恒、上海树彤两家公司手中的辰月科技公司85%的股权。该公司实控人段佩璋持有娄底和恒90%的出资金额。如果交易达成,无疑会让大股东名下其他的非上市公司大赚一笔,毕竟此次交易溢价率高达惊人的2571.42%,只不过此次交易的双方关系非同一般。

贺州辰月科技于2018年刚刚成立,2020年前10个月净利润仅为413万元,而若收购成功,辰月科技承诺2021年至2023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00万元、2050万元、2900万元。三年平均扣非净利润约2016万元,是2020披露净利润的4.88倍。

不知为何龙韵股份对这家仅有55人的小公司抱有这样大的信心,据公司2019年1月份关联交易公告显示,辰月科技的执行董事段泽坤是段佩璋的侄子,一切也就似乎解释的通了,毕竟娄底和恒剩下那10%的资金由段泽坤出资。

从收入结构来看,2020年1至10月,辰月科技净利润虽相较2019年猛增,但第一大客户就是龙韵传媒,为其贡献了约300万元营收,占当期营收的约35%,另外9位大客户没有一家与辰月科技的交易额突破50万元,交易内容大多是依托淘宝平台的\"消费者运营策略规划\"。

然而辰月科技的技术实力不得不让人怀疑。龙韵股份公告中称\"截至收购基准日,辰月科技正在组建技术研发团队,加大研发投入\"。也就是说辰月科技此前一直无明显技术优势,在为网点客户提供运营服务时,辰月科技\"立足于阿里巴巴全渠道的消费者数据研究\",\"使用策略中心产品\",在数据获取、分析方面,其都尚需依赖淘宝平台自身数据库。

上交所特别询问了本次交易作价是否合理,龙韵股份表示,标的公司有很强的增长性,截至反馈日,辰月科技共和19家公司签订或正在签订合同,但并未给出这些公司名称。

以2020年合同情况来看,除去龙韵股份,其他前9大客户平均交易金额约在30万元,以此预估19家新客户的交易总金额也就在570万元左右,和1100万元净利润目标相差甚远。

龙韵股份还列出市场上其他3家同类公司毛利率,以证明辰月科技未来的盈利能力,分别是广电运通、壹网壹创和拓尔思。然而广电运通于1999年就已创立的有国资背景的老牌企业,壹网壹创背靠百雀羚、海飞丝等\"重量级\"客户,拓尔思拥有智能语音技术作为科技竞争力。由此来看,目前只依赖淘宝商户的辰月科技,与上述企业并无较大可比性。《投资者网》就相关市场关心的问题咨询该公司,但未获回复。

龙韵股份的解释恐怕也难获中小股东认同,就在公司发布问询回复的同一天,终止了这项争议极大的收购。

早在此次收购之前,龙韵股份已经有多次类似的资本运作。2017年,公司收购了长影娱乐、长影置业部分股权。之后两年里,收购对象业绩不振拖累母公司利润,于2019年被卖出。刚吃了亏的龙韵股份马上又瞄准了愚恒影业,2019年,公司支出超3亿元,分3次共计收购愚恒影业42%的股份,彼时愚恒影业仅成立约3年,知名度最大的两部作品为豆瓣评分仅6.2的《招摇》和4.2的《钟馗捉妖记》,愚恒的股东名单里也少不了段佩璋、段泽坤二人的身影。

此次要收购的辰月科技,本就是愚恒影业2018年设立的子公司,之后又将其全部股权转让给了娄底和恒。

据天眼查显示,其历史经营范围从策划创意到卫浴用品、食品粮油一应俱全,而知识产权、专利信息、商标信息等付之阙如,300万元的注册资本也直到2020年10月才实缴到位,这样名目繁多而业务不明朗的公司,很可能只是为资本腾挪而造的\"空壳\"。

减持频繁 亏损严重

2020年至今,龙韵股份大股东减持频繁,段佩璋本人于2020年年中,环比减持股份24.76%;上海台勇贸易有限公司于同年第一季度和年中分别环比减持27.78%和64.01%;段佩璋的伴侣方小琴于同年7月环比减持50%;同年年底,陆平减持股份约29%。截至2020年三季度,前十大流通股东累计持股占比53.06%,环比减持3.33%,其中仅有的两家机构持股比例并不高,农业银行下属投资基金占比0.91%,上海明汯占比0.73%。

频繁的减持也动摇了二级市场的信心,去年公司股价毫无起色,除了7月底短暂达到20元/股外,全年股价基本在15、16元/股左右徘徊,截至今年1月18日,其股价报收13.5元/股。

龙韵股份股价图(来源:同花顺)

而公司主营业务同样表现不佳,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为4.38亿元,同比下滑8.18%,这已是自2018年起连续三年下滑,2018、2019年分别下滑3.3%和46.19%。

同期,公司净利润为590.8万元,同比上涨112.12%,但这一季度增长主要是因为2019年净利润巨亏约5874万元,同比下滑356.73%,而巨亏原因主要就是对长影娱乐、长影置业的股权转让损失。

2016年至2018年,公司净利润约维持在2000万元-4000万元规模,2017年净利润最高,达约4149万元,但这也赶不上2019年的亏损规模。

资源锐减 如何逆转

有业内人士评论,一些上市公司的利润增长如果存在\"水分\",往往伴随计提商誉减值,或低价卖出子公司等行为,在一段时间后挤干这些水分。这种操作在影视文化类公司并购中尤甚。因该类公司实体资产较少,无形资产较多,这就给\"可辨认资产\"科目下留有较大的浮动空间。

龙韵股份在主营业务不断下滑之时,仍不减缓并购的脚步。

公司成立于2003年,以广告起家,主要业务是从各大电视台购买媒介资源,并对接广告主。由于时间、成本限制,电视台一般不会逐一与广告主敲定合作,此时就需要龙韵股份这样的\"中介\",先购买电视台的广告渠道,让电视台获得一笔\"落袋为安\"的收入,再去与广告主洽谈,使广告主的广告登上最适合的平台,发挥出最大效益。

龙韵股份前期的资源主要来自于漳州、辽宁等地方电视台,以及二三线卫视。2013年,公司毛利率一度超过18%。但随着网络视频平台迅猛发展,广告主也转而将资源投向了网络。除了湖南、浙江等一线卫视以及央视外,次一级的电视台再难受广告主青睐,龙韵股份的生存也就变得愈发艰难。

在经历2018、2019两年毛利率持续下降后,龙韵股份2020年前三季度毛利率同比回升10.73%,达到10.84%,但仍然和2013、2014年高光时期相差甚远。那么,未来该公司如何找到新的发力点,破茧重生?

面对整体行业的变化,广告业内人士王慧女士对《投资者网》表示:\"传统电视台广告业务萎缩是大趋势。总体来看,优腾爱等网络大平台分走的份额正是原先二三线电视台的广告份额,只有头部电视台,才能凭借渠道或政策优势在浪潮中站稳脚跟。引力传媒、龙韵股份等老牌公司如能顺利'联网',或许能柳暗花明,但这无疑是艰难的一步。\"(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