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半亩方塘


未来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任何神既不能赐给人的光荣,也不能剥夺人的自由,而命运就在开垦中。

—— 题记




中国酒业的市场风云中,一直都是变幻无常。曾经诞生于1940年的秦池(前身山东临朐县酒厂),在“标王”的辉煌过后,无言没落了,关于秦池败因的议论也一直余音未了。




综观“倒秦运动”的全过程,没有主角,没有预谋,没有策划,只是各种小道新闻和言论如潮水般汹涌而至,一 下子就把不知所措的秦池给“淹没”了,用一种形象的语言,秦池是被“自杀”的。



再看看今天青花郎的战略,定位于“中国两大酱香型白酒之一”,虽然应用了关联定位法,想用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那样的二元格局去模仿,这纯粹是那些传统定位派的败笔,烧钱的事似乎还奔放着理性的光芒?更可悲的是茅台回了一句:没有之一。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还是将目光转向“无情的沙漠”——西北边陲那个曾经的“中国第三大城市”的甘肃凉州吧!




在河西走廊这样一片本属于又不属于自己的天地里,呼啸而起,创造奇迹,大抵算得上是“强人”;然而,有些人能够在一鸣惊人之后,竭力地遏制其内在的非理性冲动,迅速地脱胎换骨,以一种平常的姿态和形象持续地成长,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大英雄。可事实并非如此。

1985年成立的甘肃皇台酒业,曾是西北地区最大的白酒制造企业之一,有着“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美誉。2000年,皇台酒业在深交所上市,比茅台还早一年,一时间风光无限。





皇台,曾经是泪、是血、是情、是义......

大漠,孤烟。乱石,戈壁。

在一个荒草丛生的悲凉场域,皇娘娘深睡地下,寂寞了千年。

那些血火断肠的传奇故事呢?

那些东汉为凉州牧筑下的楼台亭榭呢?

唐代开国皇帝李渊是为皇娘娘修缮的尹夫人台呢?




而今,一片静穆,了无痕迹。只有边塞诗人岑参低吟浅唱的《登凉州尹台寺》,还在长廊上回响:“胡地三月半,梨花今始开。因从老僧饭,更上夫人台。清唱云不去,弹弦风飒来。应须一倒载,还似山公回。”

诗歌如风,经不住铁蹄的践踏;人心似花,经不住野蛮的下榻。兵战与商战还在长廊上一场一场的上演,英雄的血,将士的血,张景发的泪,在尹夫人台下汩汩流淌。




老子言,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英雄们纂不了的是水,历史纂不了的是水。皇娘娘台畔,药王泉清清地流淌,千年不变。

凉州,注定在历史的长河里,这是一个“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的地方。


醉了,醒了,又沉睡了,历史的刀痕搜刮着皇台那颗“飘忽不定”的心......




2003年7月,时任董事长张景发指使儿子张力鑫增资自己的公司——武威鼎泰亨通有限公司(后来改为北京鼎泰亨通有限公司,以下称“鼎泰亨通”)。当时,国退民进、兼并重组的风潮正盛。鼎泰亨通以帮助皇台酒业安置职工为名,向皇台酒业注入资金,获得股权,成为皇台酒业二股东。随后,大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皇台商贸”)因资金吃紧,从2004年起开始陆续拍卖手中的国有法人股,导致股权骤降。鼎泰亨通又 “被动”晋升为皇台酒业大股东。就这样在张景发父子的合力运作下,国有控股的皇台酒业转变为私营控股。




2008年4月,张景发去世。皇台酒业深陷张氏家族遗产争夺战。2010年2月25日,无心经营的张力鑫将持有的3477万股股份(占*ST皇台股份总数的19.60%)全部转让给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上海厚丰”),作价22113. 72万元。上海厚丰成为*ST皇台第一大股东。

2015年5月,控股股东上海厚丰的三位股东与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新疆润信通间接持有皇台酒业19.6%股权,成为皇台的间接控股股东。


其实,很多人都不了解新疆润信通背后的秘密。




德隆事件估计很多人听说过。德隆事件是指2004年4月曾经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的德隆股票崩盘,导致德隆轰然倒下的事件。德隆集团是当初被人们称作\"股市第一强庄\",是旗下拥有177家子孙公司和19家金融机构的巨型企业集团。




德隆起源于1986年,比皇台晚一年,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唐万新在其兄唐万里400元资助之下,创办的“朋友”公司,主营彩色摄影冲印业务。1992年,新疆德隆开始涉足股市,积累了发展的最初原始资本。1993年2月,唐万新以500万元流动资金作为注册资本成立民办集体所有制企业“乌鲁木齐德隆房地产开发公司”。1994年成立新疆德隆农业开发公司,1995年改为新疆德隆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德隆开始由\"虚\"转\"实\"。1995年,唐万新带了若干人去加拿大开始考察,到1997年,德隆明确了由投资于项目向投资于行业转型,由\"做企业\"转向\"做产业\"。之后,德隆涉足旅游业、矿业、文化产业、种业、林业、水电业等。




2000年1月,唐氏兄弟联合其他自然人共37人在上海浦东注册成立德隆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2亿元,控股新疆德隆集团;同年8月,更名为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同年10月,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人民币。德隆国际的成立使得德隆实际产生了分离,德隆国际专注在投资,成为一个类金融的机构投资者,而新疆德隆集团则负责打理下属的企业。与产业扩张同时,德隆的金融产业也大面积铺开。

然而在2004年4月,德隆系上市公司的股价开始狂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总共蒸发掉了百亿多元人民币的流通市值,德隆帝国崩溃。




他曾在2002年,位居福布斯中国大陆100强富豪排名第27位;

2006年 唐万新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自2009年10月获假释以来,唐万新一直蛰伏于北京一处高档小区里。一度时期,他悄然抵达深圳,走访昔日老友,但并没有确切传闻证实他会重出江湖。




事实上,至2010年初,入狱的德隆前高层,多数已重获自由身。与唐万新相似,他们也已习惯了低调潜行。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在各自领域内蓄势、运筹,许多大型项目背后有他们的身影。而那些没有遭遇牢狱之灾的前高管,更是早就潜行于商界中。


将皇台囊如怀中是不是唐万新深思熟虑的“捉鳖”,有待进一步求证,但是按照唐万新的“思考”,如果皇台二股东支持,皇台的绝对控制权归德隆,唐万新以信仰驱动使命重振皇台,也许皇台会是另一个样子。这只是笔者假设而已,历史命运的改变关键在于人,人的格局决定企业的结局。

正如王东岳老师在《物演通论》中所说的,人性是物性的绽放,人道是天道的赓续。




唐万新和牟其中在狱中有一次伟大的会面。很多媒体报道说, 一天自由活动期间,唐万新靠近牟其中,主动向其示好,表示要借手机给牟打。高出唐万新整整一个头的牟其中,侧着脸,瞄了他一眼,很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加理睬……




牟其中是谁呢?

这里简单普及一下,他是南德集团前董事长,1940年生于重庆万州。曾同时肩负中国“首富”和“首骗”两个名号的备受争议的人物。牟其中是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最为外界所熟知的有至今被视为商业奇迹的三件事:罐头换飞机、发射卫星,还曾试图开发满洲里。在上世纪90年代,牟其中用1000车皮的轻工产品从俄罗斯换回4架图154飞机,这些飞机成为当时四川航空发展的重要基础。

其实,牟其中在狱中“哼”了唐万新这是不实的消息,曾有人在监狱专门求证过,当时牟其中和唐万新很友好。

后来,有记者采访牟其中如何看德隆和三九,他说,在我看来,“德隆”和“三九”今天的命运跌宕,是在国内宏观环境,即法制条件、金融条件、道德条件尚未具备时,又不采取特殊的防范措施,以为自己处于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中,孤军深入,身陷计划经济重围的结果,结果只能是被人聚而降之。





所以说,“德隆”、“三九”的困局,可以找出一千条、一万条理由,但最根本的一条仍然是“按市场经济法则运行的企业与按计划经济法则组织的经济秩序的矛盾”。

唐万新和牟其中都是重庆人,而任正非也是从重庆走出来的创业的一代商业巨子。

看看,历史就是这么的戏剧化。




任何一个奇迹的创造基因中,可能无非野蛮生长着这样的一些令人反思的精神特质:非理性的、激情的、超常规的、不可思议的。总之,它绝不是理性的亲生子。这里,我们需要来研究的是:作为奇迹的造物者,在一鸣惊人之后,如何竭力地遏制其内在的非理性冲动,迅速地脱胎换骨,以一种平常而又不平凡的姿态和形象持续的成长这是一种中庸思想的理性回归,但这同时更是一种活得更长久一点的生存之道。

曾经皇台酒业的创始人张景发,意气风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缔造了一个白酒神话,其创业史似乎与蒙牛的牛根生有着惊人的相似,正是这种非理性的原理觉醒所释放的能量。曾经创下的皇台风云就在这短短十年间被黑云吞噬,开创21世纪的皇台大厦巨人也未能从沉睡中唤醒,今天变成了小矮人,这是当时地方政府的保护主义形态,让一个上市企业患上了“癌症”。同时,张景发留下的家庭矛盾之“祸根”也致使皇台的绝症无法“化疗”。




不论是来自“魔都”的上海厚丰还是新疆润信通(德隆系),都最终没有把皇台推进时代的“动车道”,为什么呢?

ST皇台由于近年来公司产品缺乏竞争力,营运资金短缺,债务负担沉重,内斗不断,导致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不断下滑,甚至在2018年年初,在盘点中被发现丢了价值6700万元的库存成品酒,引起业内一片哗然。

每况愈下的皇台酒业让不少股民对其大失所望。




但在今年4月8日,皇台酒业喜获盛达集团举牌。公告称,甘肃盛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37万股,股份增长0.21,当前持股比例达到5%。盛达集团表示此次举牌增持是基于对皇台酒业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未来将根据证券市场整体状况、皇台酒业的发展及其股票价格等因素,决定是否继续增持。


2019年4月12日,甘肃盛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管皇台酒业后,经前期准备,于5月8日正式恢复酿造生产。目前,酿造一车间已投入运行,新品设计、酒体设计已完成,新产品将于本月面市。





1998年成立的盛达集团,是一家集金融投资、资产管理、保健医疗、矿业开发、建筑地产、文化旅游、贵金属加工为一体的多元化综合性实业集团。目前,集团正在向酒类文化、高新技术产业等领域拓展。

皇台能否在未来野蛮生长,其核心就在于掌舵人。总经理赵海峰系80后才俊,兰州大学区域经济学博士毕业,2007年至2017年曾在兰州市政府部门工作。天水人自有天水人自己的生存法则。“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对于年轻人来说应将皇台当做梦想与痴醉。既要历练出人们的目光穿透不了那耀眼的盔甲,还要有人们轻易无法抵达、穿透的心灵。似乎赵海峰这个名字别有韵味,心像大海一样,有容乃大,做事要有勇攀高峰的精神,如果确实是这个逻辑,盛大的盛与大指日可待。

从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说,甘肃只有企业,没有家。企业家表面看上去风光无限,而一旦选择成为了一名企业家,便意味着他的一生从此将与压力、竞争、劳累、焦虑结伴而行,再也不得轻松。




潘石屹作为天水籍的企业家是一个值得学习效仿的。如今的潘石屹更专注于向内的探索。近年来,他将他对价值观、对精神世界的探讨写成书,比如有一本取名为《大槐树下》。“一个人真正的成长是他精神的成长,精神成长之后你就可以把握物质世界的东西,商业的东西,可以驾驭它。”为什么取名《大槐树下》却不叫《苹果树下》呢?这里面有他文化和自然的觉醒的原力,这正是企业家所要探索的哲学命题。





一个企业的成功,既要像《笑傲江湖》中的风清扬那样,修炼好内功,还要有一套成为体系的剑法。就像马云一样,自称风清扬,自身修炼的同时也不忘剑法的普及,比如孤独九剑的管理模式。


面对皇台这个“维纳斯”式的残缺美人,盛大集团需要具有传奇色彩的、绰约的姿势,才能重振皇台雄风,而且要在几个维度上发力:



第一,必然要学会牺牲自己,重构信任机制,建立一套产品标准体系,就像钞票那样的,谁见过钞票售后服务中心?今天的品牌的竞争比拼的不是生产能力,而是品牌在消费者心智中的互动影响力。在河西走廊,具有生产能力的酒厂很多,不下50个,有哪个酒品牌真正意义上占据了消费者心智的山头呢?江小白为什么能够逆袭成为亚文化为代表的青春小酒,是因为它掌握了游牧年青一代的心智痛点。





第二,抓住关键事实重新定位,在价值上勇于创新,开拓新的场景式体验,才能与其他地产白酒品牌抗衡,要明白,在顾客心智中的上市远远强于在股票市场的上市。可以想一下,皇台嫁给“上海厚丰”后,来了一场侯勇代言的“中国白酒新净界”,为什么还是夭折了?这不知是出自哪个策划家之手?只能说他不懂酒。做酒类的品牌策划要让懂酒文化的人去做。正如革命时期,博古不肯将权力交出来,周恩来和博古彻夜长谈,对博古说,咱们都是留过洋的人,中国需要真正懂中国的人去搞,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个懂中国的人。后来,博古回忆,周恩来说的那番话影响了他一生。





第三,从过去的竞争逻辑转换为“代偿机制”;皇台面对着地方白酒品牌的围攻,如九粮液、武酒、世纪金徽,再加上川酒与贵酒在甘肃市场的切割,有着前所未有的竞争压力。也只有避开本地化,选取主战场,开拓新战场,用跨界战、垂直战、破袭战才可以重建新的市场格局。

第四,摈弃过去工业时代的思维,不是说酒品生产出来就可以售罄,核心是消费者心智中还有没有皇台,在消费者心智中把“绿帽子”脱去才是关键型战略。可以想想,华为为什么不上市?老干妈为什么不上市?西贝莜面村为什么不上市?




当然,作为资源基础丰厚的盛大来说,销量也许不是问题。可是不能依赖于过去的资源陷阱,比如当年秦池的姬长孔有战友在东北,就想去开拓东北市场,结果关系资源没带回钱,反而费用很快就烧光了;史玉柱的巨人汉卡第二年就全国销量第一,但第四年就成为了市场淘汰品。但是,真正的品牌不是靠人脉建立的社群为基础,而是让消费者爱上你,用自己的方式爱你,陈明真的那首歌曲《我用自己的方式爱你》不就是很好的注解吗?





任正非曾说过,一个领导人重要的素质是方向、节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来自灰度、妥协与宽容。一个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度中脱颖而出,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





“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面对未来的风险,我们只能用规则的确定来对付结果的不确定。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随心所欲,不逾矩,才能在发展中获得自由。任何事物都有对立统一的两面,管理上的灰色,是我们生命之树。我们要深刻理解开放、妥协、灰度。”




甘肃的很多“油秀”企业似乎都是房地产企业,“画个圆,圈个地,卖了房子就遗弃”式的态度不乏,房子在地上,却没有在心上。


那么,皇台的开放会在哪里?妥协会在何处?灰度走向何方?





如果能回答出这三个哲学问题,皇台必定会成为一头独角兽,而且是一头承载着几千年文化基因和文化模因的猛兽。

这个世界,所谓的天道就是强势文化造就的强势基因,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种强势文化就是模因。在《天道》中,丁元英的能力并不是讲讲故事,谈谈文化,而是具有一种将一个极其贫困的王庙村与市场经济结合,让走上一条致富之路,他把这种“小农经济”和“市场经济”形成的统一起来的力就是文化属性,即模因力 。





所以,一个企业家真正需要的技能,不是什么这个修炼,那个领导力的训练,而是要有哲学的洞见和思辨,让一种价值观持续引领,构建健康的商业模式的能力和战略思想家参与到企业的经营之中。




只有这样,也只能这样,一个企业才能走得远、走得持久、走得正、走得好。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恨不知所终,一笑而泯。

最后,笔者用朦胧派诗人北岛的《一切》这首诗结束吧: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